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阴阳立 第六章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发布时间:2019-10-12 18:56:48

阴阳立 第六章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随着水和火两种灵力的出现,陈昊身旁火和水两种灵力慢慢汇聚相融,那原本轻浮的灵气在陈昊不断的运转之下逐渐变得凝实,灵气的体积也是不断壮大,周围的生机灵气仿佛受到吸引一般对着陈昊的身体涌去

,更是让陈昊此时的状态看起来更加玄妙。

女子的灵识在陈昊修炼的时候,就覆盖了这个小院,这里的任何风吹草动都不能逃过她的感知,陈昊的耳边清晰的听着房间外的动静,甚至连风的频率自己都可以模糊的感知,感受到自己的感知强化,陈昊不禁露出了笑容,触觉和感觉在以后的对战之中,是极为重要的。强者的对战都是瞬间完成,两者的实力也相差无几,胜负往往就是毫厘之差,但有时这种毫厘之差所付出的的就是生命的代价,所以自己若是以后可以再强化许多,提前感知对面的招式,这就在对战之中占据了优势。。

“陈昊!你在哪?快给陈星爷爷滚出来,爷爷来看你来了,还不快点出来请安”正当陈昊准备收工吃饭的时候,陈星的声音从窗外传到了陈昊的耳朵。陈昊整理下衣服就慢慢的走出了房间。

看到陈昊出来,陈星诡然一笑,心里想到:“呵呵,一会有你好看。”

“陈昊兄,弟弟我来看你来了”陈星殷勤的凑了上去。陈昊心里想到:“这陈星肯定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先不着急,我且看看他今日要耍什么花招。”

“陈昊兄,这是一品香酒楼的筒子鸡,弟弟特地给你留了半只,弟弟知道哥哥平日不易,所以特地带的”陈星在还没说完的时候,就把鸡肉递给陈昊手里,

‘啪,’陈昊刚刚伸手去接的时候,陈星直接松手让鸡肉故意的掉在了地上,鸡肉瞬间沾满泥土。

“哎呦,哥哥,真是不好意思,弟弟不知你没接住,不过虽然烧鸡掉在了地上,我看还是能吃的,要不陈昊兄就捡起来吃了吧,也不枉弟弟我的一片心意了”陈星戏虐的说道。

“不必了,虽然鸡已经掉到了地上,但是弟弟的心意为兄已经收到了,谢谢了。为兄今日还有事情处理,就先走了”陈昊心里想到你既然在等我,我就知道你能安什么好心,不过陈昊也没有当面拆穿。

“什么?你有事情处理,你能有什么事处理”陈星看到自己的计谋失败,便是大怒。“你这个扫把星,孽子,你竟然敢在我,面前自称为兄,你克死你那畜生的母亲,我陈星看你可怜,给你鸡肉,你竟然不识好歹。”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人也有底线,一旦触碰便是不尽不休。陈昊可以容忍别人侮辱自己是废物,灾星。但是一旦有人侮辱自己的母亲,便是触碰了陈昊心底的逆鳞。

“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陈昊脸上冰冷无比

“怎么,废物,我说你废物怎么了,你母亲本就是兽类不是畜生是什么?你还能怎么?找我单挑吗?”陈星心里想道,:“这个废物,今日怎么敢于自己顶嘴,还敢拒绝自己。莫非有什么陷阱?”但是一想到陈昊这个废物连基础的修炼都无法做到,想道自己二阶巅峰的等级,陈星瞬间就有了勇气,:“我还不信,你陈昊能翻出什么大浪,陈昊你是不是好久没挨打,思念我拳脚的滋味了,那我今日就成全于你”

“”刷!陈星话音刚落,陈昊飞身而起。

陈昊速度极快,几乎是顷刻间便是出现在了陈星的前方,陈星被陈昊的速度吓得失神。还没来得及想其余的事情,陈昊的拳头就招呼而来,陈星这个少爷什么时候真正挨过打,就连训斥都极少,实战经验极差。而且被陈昊的速度所惊讶道,已经忘记自己是个二阶的武者,更忘记了反抗。

“嘭,”烟尘散去,陈星重重的砸在庭院的柳树之上,柳树的树皮都被蹭去一块,留下鲜红的血丝。树叶纷飞。树上的乌鸦被惊的惊鸣而逃。然而当陈星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左脸又遭一拳,鼻血恒流不止。

“水经注”陈昊疯狂的吼道。

狂暴的灵力化为水柱,在陈昊的拳风上不断旋转凝实,将陈昊衣衫也带的瑟瑟出响,俊发不断的飞舞,陈星此时被吓得已经失去了理智,脸色苍白无比。

水柱顷刻凝结完毕,“去”随着陈昊这声,水柱朝陈星飞奔而去,“噗,”瞬间打碎了陈星的门牙,随后消散在陈星的嘴中,夹带着血水和牙齿喷流而出。陈星不堪疼痛瞬间晕死过去。

陈昊平静的看着倒在地上的陈星,血水沾满全身,然而他却并没有丝毫怜悯之心。“侮辱我可以,侮辱我母亲的人,不论是谁,都是这个下场”。陈昊捡起地上的筒子鸡,撕下一个鸡腿,塞到了陈星的流血的嘴里。把他扔到了宅子外面,转身离去。

陈昊在房间里想着今日发生的事情,眼中的感情便是复杂起来,有失望、开心、也有不知名的忧伤。从小到大这十几年他都是在侮辱与嘲讽中度过,但今日他却选择了反抗。“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我陈昊今日反抗就是我改变的时候”陈昊心底对自己暗道。?表情犹如钢铁般决绝。

女子看着陈昊的改变,也没有打断陈昊。自言自语的说道:“有些事都有第一次,经历过才会成长,这个过程别人无法插足,只能靠自己去领悟”

陈昊想明白之后猛的抬头,双掌也是在一霎紧握起来,灵力猛的自其体内暴涌而出:“这是个实力为尊的世界,没有人会同情你的遭遇,我陈昊一定会强大自己,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让她们幸福快乐。”随后陈昊散去灵力,继续盘腿温养经脉。

“喂,你知道吗?陈星少爷在陈家家府之外被贼人偷袭重伤,送菜的阿婶看到才给带回来的。”“嘘,小点声,陈星少爷现在重伤,据说至少要一个星期才能清醒过来,二长老现在暴怒无比,据说当家主面捏碎了茶杯。还是不要讨论了,要是被二长老抓住,可不是闹着玩的”陈昊出门之后,就听见这个消息。但是放心的是,陈星还得一个星期才能清醒,刚好够自己为去野兽山脉准备的时间了。到时候归来之时,就是我陈昊正名之时。

“是谁?给我好好查查是谁打伤吾孙的,一旦查出来,我一定要挫其骨食其肉饮其血,为吾孙报仇!”大堂之上,二长老愤怒无比的说道。堂下的侍卫没有一人敢喘着粗气。都提心吊胆,害怕二长老的怒火波及自己。“你们快去查,还呆在这干什么?”“是、是、是,属下先行告退,必定找出凶手为陈星少爷报仇”侍卫们听到让他们退下,都仓皇而去。

这几天的陈家气氛都是显得压抑无比,但是陈昊还是忙着自己的事情,在后山忙着搜集草药。仿佛一切都与自己无关。摸着自己口袋里的金币和搜刮陈星而来的钱袋,对比之下,陈昊说道,“这同样是少爷,差距还真是不少,我十几年攒了三百多金币,这陈星随手带的钱袋里就有两千多金币,还有不少宝石。不过这现在都是我的了,哈哈哈哈。”陈昊觉得是时候去拍卖行了,自己该吧这事提上行程了。

泰安治疗白癜风医院
包头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嘉兴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泰安白斑疯医院
包头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