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足球报政治应远离足球世界

发布时间:2019-07-09 11:38:13

足球报:政治应远离足球世界

寒冰评述 这并不是史上最惨烈的球场血案:公元前27年,罗马近郊的费戴南斗兽场意外倒塌,夺走了2万人生命,重伤5万人,罗马皇帝台比留因此不得不禁绝了角斗比赛。但塞得港血案的悲剧性,却超过了莫斯科、利马、阿克拉和希克斯堡等因建筑质量和玩忽职守造成的惨案,甚至超过了费戴南。因为,某种意义上,塞得港血案并非意外,而是一场政治阴谋下的蓄意屠杀。当足球与政治紧密结合,必然会造就这样一出被精心策划的人伦惨案。

放眼历史,类似的政治屠杀并不鲜见。1920年11月21日下午,5000名正在克罗克公园球场观看高地橄榄球比赛的爱尔兰市民,被英国军队堵在球场门口扫射。90秒之后,14名爱尔兰球迷身亡,70人受伤。而公然扫射球场的英军,只是为当天上午在都柏林被爱尔兰共和军刺杀的14名英国间谍军人寻求报复。 血腥星期天 之名从此载入了世界政治和体育历史,直到1972年被另一次英军的血腥屠杀取代。

1990年5月13日,处于内战边缘的南斯拉夫迎来了一场关键的异族德比:克罗地亚的萨格勒布迪纳摩主场迎战塞尔维亚的贝尔格莱德红星。就在一周前,支持克罗地亚独立的民主联盟党在前南斯拉夫首次多党选举中高票胜出,大肆鼓吹克罗地亚独立。这场德比成为了前南斯拉夫随后分裂和内战的导火索,敌对双方的极端球迷组织都参与了政治斗争和内战:红星极端球迷组织Delije头目阿尔坎带领超过3000名球迷赶赴客场,并在现场展示了一块他偷来的路牌,煽动球迷高唱反克罗地亚的歌曲。主队极端球迷组织 坏蓝孩 与远道而来的敌人一样,寻找任何可能的机会引发骚乱。

开赛前双方极端球迷组织就已爆发冲突,比赛开始后很快局面就失控,双方球迷冲入球场大打出手,超过60名球迷受伤,迪纳摩队长博班因飞踹一名正殴打迪纳摩球迷的警察一夜成名。成千上万克罗地亚球迷在电视机前被刺激出极端的民族主义情绪,随即引发前南内战。而参与这次骚乱的红星极端球迷很多都参加了阿尔坎之后组织的塞尔维亚志愿军,成为前南内战和波黑战争的主力。

不止如此,从1970年代的阿根廷到1990年代的俄国,极端球迷组织总是与既得利益集团紧密相连。阿根廷军政府操纵河床球迷组织,利用球场骚乱转移国内对 失踪一代 的注意力,在俄国和前东德,莫斯科迪纳摩和柏林迪纳摩两大劲旅的球迷组织充斥秘密安全人员,通过球场实现对其他球迷和球员的监督。至于不发达国家,在强人政权横行的阿拉伯世界,埃及、叙利亚、突尼斯和阿尔及利亚都有从政府领取津贴的球迷组织。

至于意大利和法国,盘踞在马赛、罗马和那不勒斯的极端球迷组织一方面控制着俱乐部的经济和政策,另一方面又与黑社会纠缠不清,甚至直接参与个别政治事件。1999年美国轰炸前南,拉齐奥极端球迷公开支持被美国通缉的塞尔维亚总统米洛舍维奇,与米哈伊洛维奇一起高举双手做出东正教的三指胜利手势。2005年在的里雅斯特,2009年在佛罗伦萨,塞尔维亚极端球迷在塞尔维亚和意大利国家队比赛时闹事,背后都有涉及领土争端和外交立场的政治诉求。

如果没有政治的粗暴干预和裹挟,足球世界一定会比现在更加纯净。

微信小程序怎么推广
如何做有赞微商城
微店装修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