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荒兽主宰 第三百八十章 紫阕山下

发布时间:2019-10-12 20:30:34

荒兽主宰 第三百八十章 紫阕山下

燕澜眉头一皱,这个丫头,自黑凰显现以后,便是越发嗜杀。要么不出手,出手便是死伤大片。

“人不犯我,懒得犯人!”

燕澜淡淡而道,他知道自己是人,而非杀戮机器。杀该死之人,故每杀一人,心里都澄明如镜。

旋即,他拉着紫漪,便朝紫阕山脚飞去。

隐匿的众人,见燕澜离去,方才缓过一口气,随后又是神色凝重,因为燕澜修为如此之强,他们想要虎口夺食,显然更加困难。

对手强大不可怕,可怕的是对手的实力,乃是拥有压倒性的优势。

“不要担心,紫阕森林之中,可是还有一些极为厉害的家伙,比如那穿黑色衣服的两个人,简直就是杀戮机器。所过之处,尸骨堆积,寸草不生。”

“还有阮家的阮天阮地,也是从血腥堆里走出,只要被他们正面撞上,哪怕三衍元婴期修士,也就一两个照面,便一命呜呼。”

“他们四人手上的黑环,恐怕都在百个以上。若不是我们腿脚快,恐怕也早已没命。”

“呵,他们都还未显露出全部的实力,刚才那对少男少女,要是遇上那四个狠辣的家伙,想必会很精彩。”

“那我们就等着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吧!”

“……”

那些隐藏的高手,彼此窃窃交谈着,在他们眼中,玄宗的玄风玄云,阮家的阮天阮地,天罡门的燕澜紫漪,乃是排在进入紫阕森林之中顶尖层次的人物,即便他们也同样身为天纵之才,也不得不乖乖龟缩着脑袋,甘居人下。

当然,他们也非是傻子,知道最为血腥的,乃是最终的仙胎之争。那六人之间,势必会来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所以他们决定,先避锋芒,韬光养晦。

在飞往紫阕山脚的五十里途中,燕澜走得特别顺畅,莫说有人上来挑衅,就是有人看到他俩,都是快速避开。

显然方才一战,确实震慑了不少强者,强大的实力,在紫阕森林之中是最为管用的东西。

“嗡!”

燕澜疾驰,如一阵飓风刮过,瞬间停在紫阕山脚下,身后荡起了一线烟尘。

此时,冷月高悬,月华如水,不过对于修士而言,丝毫不影响目力。

燕澜朝四周望了望,紫阕山占地数十里,周围千丈之内,均是光秃秃的石块,连一棵小草都见不到。

不过,见不到花花草草,倒是能见到稀稀落落的几个人影,彼此之间相距甚远,距离最近的也有千余丈。显然彼此之间都有强烈的顾忌,同时为免他人得利,皆不愿擅自出手,而是极力盼望着别人先大开杀戒。

毕竟,能活着踏入紫阕山脚的修士,没有一个是弱者。

燕澜随意地看了看四周,掌握周边实力状况后,便不再理会。别人不招惹他们,也懒得去搭理别人。

他收敛心神,站在山脚,仰望着万丈紫阕山。

紫阕山除了山脚有些平缓,从山腰到山顶,如刀削而成,陡峭光滑,若非有飞天遁地之神通,根本攀登不上。

“哥哥,找个山洞先静修吧,一路带着我疾驰,你也消耗不少。”

紫漪冷然扫了扫四周虎视眈眈的修士,随即朝燕澜笑道。如此幽夜,又是令她回想起当初被追杀时,与燕澜和清玄同处一山洞的情景。

燕澜点了点头,魂力一扫,方圆数十里范围的洞中,皆已被人所占。这些山洞,显然是前人所留。随即,他朝紫阕山掠上百丈,右手死气沸腾,猛然一拍,不见山石滚落,眨眼瞬间,一座三丈见方、石壁平滑的山洞,便赫然出现。

紫漪嫣然一笑,便是入了洞中。

燕澜朝四下望了望,旋即设下禁制,便在紫漪身旁盘坐下来。

不少修士见燕澜身后跟着一名如此貌美的少女,眼中均是喷出火来,纷纷喝骂道:“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其实有些人并未瞧瞧自己,或者看看他们身边骂人的同伴,他们那副德性,若燕澜是牛粪,他们连牛粪都不如。

人嫉妒起来,往往会拥有自己难以想象的阴暗力量。

黑暗中,六名淫心大动的修士,悄无声息地朝燕澜山洞靠近而来。他们对仙胎无多大把握,但总不能白来紫阕森林一趟,若能赚得如此美色,也不枉进来走一遭。

此六人觉得,那擅长阵法的两名青年修士,之所以会失败,乃是被燕澜各个击破所致。他们六人的修为,并不比那两名青年修士低,从每个人拇指之上皆有五六十道黑环便可看出。他们若是齐齐出手,定可将燕澜击垮。到时,留下一名弱女子,还不任他们**。

山洞之内,燕澜察觉到那六人的举动,眉头动了动,并未去理会。他的心神,全部集中在数十里之外的四人身上――玄风玄云,阮天阮地。

这四人,不但修为极强,而且是他必除之人。

“哥哥,你那禅心真是奇妙,不知道哥哥的母亲,是个什么样的人物,怎会留下这么神奇的法宝。将来若有可能,我真想见见她。想必她一定很美很厉害,比天上仙女都美。”

紫漪好似根本没把那六人放在眼里,眸中闪烁憧憬之芒,在她心里,天上仙女已是最美,但她觉得,燕澜之母,定是更美。

燕澜轻轻一笑,望了望洞外,摇了摇头,随后低下,叹道:“我从未见过母亲,也不知她从何处来,已往何处去。她仿佛就像一个迷,我需要用尽毕生气力,去解开这个迷。”

紫漪咯咯一笑,脑袋靠在燕澜胳膊上,伸了个懒腰,声音慵懒道:“哥哥,伯母能留给你这么厉害的法宝,相信她的修为定是惊天动地的存在,所以她一定还在这个世界某个角度,微笑地看着你成长、变强。等你强大到可以与她平齐,她也许就会现身来看你。世上哪个母亲,不疼爱自己的孩子。”

紫漪说到最后,声音中透露出一丝凄凉。

燕澜听出了一缕哀伤,他知道,紫漪根本不知道她自己来自哪里,父母是谁

,体内这股强横的力量来源何处。所以,她定然也是十分想见亲生父母。

微叹一声,燕澜伸出手臂,轻轻地将紫漪搂在怀里,笑道:“漪儿这么厉害,漪儿父母定然也是不同凡响之人。别多想啦,总有一天,我们都会与亲人团聚,一定会的。他们丢下我们,一定是有难以言喻的苦衷。”

“嗯,我相信哥哥说的话。”

紫漪点了点头,悲凉的神情转瞬眉开眼笑,旋即,她神色又是一冷。

“哥哥,你等我一下,有几只苍蝇,真是烦人。”

紫漪站起身来,目光冷锐,冲出洞口,周身已是玄黑。

燕澜望着紫漪的背影,无奈一笑,随即听闻几声情绪复杂的喝叫之声,天地又是恢复了宁静。

几息之后,一道身影出现在洞口,燕澜手轻轻一挥,便是撤去了洞口禁制。

那道幽黑身影,进入洞内之后,方才缓缓褪去黑色,变成一副小女孩模样。

“哥哥,又有六枚储戒,收获不小哦!”

燕澜接过紫漪抛过来的六枚储戒,当即收起,抬起头,望着身体有些摇晃的紫漪,心的深处不由疼了一下。

这妮子,处处捍卫他,简直是不要命的疯狂。洞口那六人,每个人的修为都是突破到了三衍元婴期,即便是依靠黑凰之威,也必消耗巨大,长此以往,恐对她不利。

“漪儿,以后不许这么冲动,有事让哥哥来。哥哥是男人,若总让你出头,别人可得笑话我。”

燕澜站起身来,嗔怪而又疼爱地说道,他拉过紫漪,将她轻拥在怀。

这是第一次,燕澜主动去拥抱这个一直跟着他的小丫头。

紫漪身体当即一软,幸好有燕澜抱着,方才不至于虚脱摔倒。

她感受到燕澜温热坚强的怀抱,脸色泛起一缕羞红,当即将头埋进燕澜怀中,轻笑道:“哥哥,我没事,现在是非常时期,哥哥要保存实力去夺取仙胎呢。妹妹我恢复起来可是很快的,这点消耗不算什么。”

燕澜抿了抿嘴,将紫漪搂得更紧了些。

洞外,却不是这般安宁。百里之内,不少强者关注着这一幕,皆是脸色剧变。

其中,有四道身上散逸出血腥之气的身影,眼眸之中,陡然腾起一缕火热战意与浓烈杀意。他们四人,正是玄风玄云、阮天阮地。

王者之争,生死之搏,一触即发。

吐鲁番治疗睾丸炎费用
滨州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焦作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吐鲁番治疗睾丸炎医院
滨州男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